晚報記者 俞炯 報道
  “好馬不吃回頭草”,這句話能夠流傳至今總是有它的道理。吃“回頭草”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相信重回斯坦福橋的穆里尼奧已經有了深刻的認識。
  上輪英超客場爆冷不敵紐卡斯爾,本輪主場靠爭議點球最後時刻2:2逼平西布朗,“魔力鳥”的切爾西被身後利物浦和南安普頓超越,排名落到了第四,連賽季開局糟糕的曼聯也已經追趕上來,只差他們一分。被人們稱作“特殊的一個”,如今是要變成“平庸的一個”的節奏嗎?
  “國王”的前車之鑒
  在穆里尼奧之前,吃“回頭草”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利物浦“國王”肯尼·達格利什。
  作為紅軍歷史上最出色的球星之一,達格利什在1985年海瑟爾球場慘案後,接過利物浦的教鞭。第一個賽季他就率隊獲得了當年的聯賽和足總杯雙冠。之後的1987-88賽季達格利什贏得了自己教練生涯的第二座聯賽冠軍獎盃,一年後利物浦儘管在聯賽最後一輪痛失冠軍,但在足總杯決賽中擊敗德比死敵埃弗頓捧杯。1991年春天,達格利什因為健康原因宣佈辭職,儘管利物浦在他執教期間未能做到絕對的統治,但已足以讓紅軍球迷懷念這位為他們帶來獎盃和榮譽的主教練。
  當初只是想休息一陣,再為利物浦出力的達格利什沒想到,和紅軍的就此一別就是足足20年。直到2011年1月份,因為霍奇森帶隊戰績不佳,“國王”才重回安菲爾德的教練席。但是這個“回頭草”卻吃得極不成功,蜜月只有短暫的半個賽季。從接手球隊的聯賽第12名,到賽季結束時的第6名,達格利什為自己贏得了一分長期合同,但沒想到這份新合同只執行了一個賽季。
  2011-2012賽季,達格利什的利物浦轉會費支出超過了5500萬英鎊,加上前一個賽季冬季轉會期花費總共5700萬英鎊引進蘇亞雷斯和卡羅爾,總投入超過1億英鎊的利物浦卻僅僅聯賽排名第8,連歐聯杯的資格都沒有撈到。儘管在杯賽上,利物浦獲得了聯賽杯冠軍,足總杯殺進決賽,但俱樂部對於聯賽下半段只贏5場球,整個賽季主場19場比賽只拿下6場的糟糕戰績已經忍無可忍,最終達格利什未能重現20多年前的輝煌,灰溜溜地捲鋪蓋走人。
  “魔力鳥”的轉型困局
  達格利什的失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還在用20年前的思路來帶領利物浦征戰如今完全不同的英超。另外,曾經在安菲爾德的成功讓他背負了過大的壓力。
  而現在的穆里尼奧恰恰也遇上了同樣的問題。比起2004年他第一次執教切爾西,英超格局在變的同時,切爾西的情況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當年入主斯坦福橋,穆里尼奧特立獨行的個性得到了急需一個冠軍來滿足自己的老闆阿布最大的理解和寬容。“魔力鳥”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來組建球隊,來佈置戰術打法,放手大幹一場的切爾西也的確用聯賽冠軍獎盃來回報了阿布的全力支持。
  人的欲望是永遠不會得到滿足的。征服英超之後,阿布的目標是歐冠,這卻正好是穆里尼奧當時無法做到的。所以“新婚”的激情過後,即使是功勛教頭也不得不遭到了阿布無情的清洗。從此後藍軍頻繁換帥,甚至為俱樂部贏得歷史上第一座歐冠金杯的迪馬爾奧都黯然下課來看,其實阿布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樣有耐心。當初的穆里尼奧只是在恰當的時間獲得了恰當的機會。
  吃一塹長一智,“魔力鳥”早已摸透了老闆的脾氣,所以新賽季回歸斯坦福橋,他放棄了他從波爾圖發跡開始,一路執教切爾西、國際米蘭和皇馬時的那一套最擅長,也可以說是最功利的戰術理念。“漂亮足球+冠軍足球”,穆里尼奧正在為他誇下的海口買單。
  但這其實是狂人教頭為了這份新工作而不得不做的選擇——迎合老闆。穆里尼奧本就不是阿布這次考慮新帥的首選,他希望切爾西能夠像巴薩那樣踢球,只是因為瓜迪奧拉被拜仁慕尼黑捷足先登,“魔力鳥”才有了機會。但這份合用的前提就是切爾西必須向“漂亮足球”轉型。
  “平庸”因喪失自我
  不做“特殊的一個”,做“快樂的一個”,穆里尼奧現在肯定快樂不起來。因為他並擅長踢“漂亮足球”,如果他能夠做到,那在皇馬的時候就做到了,不然也不會在馬德里失去人心,甚至連一直力挺他的皇馬主席弗洛倫蒂諾都寧願選擇安切洛蒂,而不是和“魔力鳥”續約。
  在穆里尼奧的傳統戰術思維中,防守始終是最重要的,扎緊籬笆然後快速反擊是最高效的得分手段,也是取勝的最直接方法。現在的切爾西的呢?後防線卻大不如前,除了門將切赫狀態還算不錯,特裡儘管很努力,但已經過了巔峰期,卡希爾還不夠強悍,大衛·路易斯更是抽風型的典範,這樣一條防線甚至還不如上賽季“魔力鳥”帶領的皇馬。和西布朗的第二個失球,藍軍後防線簡直就是被對手完爆。為了追求對於進攻的華麗程度,穆里尼奧還放棄了強悍型後腰的配置,這又進一步削弱了切爾西的防守力度。
  隨著摩西被租借離隊,穆里尼奧放棄的還有速度型邊鋒。現在的切爾西中場都是技術型球員,能控球能傳球,但已經找不到類似當年羅本、達夫這樣的邊路突擊好手。球隊的進攻節奏變慢、速度被拖緩,遇上英超的中下游球隊,一旦對手密集中路防守,憑藉強悍的身體和凶猛的逼搶,在缺少了德羅巴這樣的魔獸級中鋒的情況下,很難真正威脅到對手的球門。輸給埃弗頓是這樣,輸給紐卡斯爾是這樣,這次險平西布朗還是這樣。
  到底是繼續承受轉型期的痛苦,還是重新拾起被棄之一邊的“自我”,這對於穆里尼奧來說是個兩難的命題。當然他還不得不擔心老闆阿布的耐心還有多少。
  (原標題:特殊的一個! 平庸的一個?)
創作者介紹

tk74tkzb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